认知吝啬鬼

认知吝啬鬼

2017, Dec 20    

读《超越智商:为什么聪明人也会做傻事》第六章,“认知吝啬鬼”。实在是生活中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,科学家却有严谨的解释和实验证明过程。掩卷思考,能不能在生活中找到案例呢,想起一件很久以前的小事。记之以自娱。

若干年前,去南京一家东南亚风味的餐厅,进门后领位的是菲律宾姑娘。服务意识甚至好过若干年后现在的中国服务员,从带路开始聊天。本来并不是尬聊,我的英语也没问题。直到坐定,告诉我们一会儿会有舞蹈表演,问我叫什么名字一会儿喊我观看。

我说:“我没有英文名,我叫Yulian”。
她大概没料到畅聊半天的客人没有英文名,Yulian又很难念,于是微笑着对我说:    

“I will give you an english name, I will call you Lucy”!

我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,内心飞过一排排乌鸦,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

那顿饭我成了Lucy,被叫去跳舞。为了不再成为Lucy,我没再去过那家餐厅。

看到认知吝啬鬼的定义和解释,忽然想起这段公案。

认知吝啬鬼是以肤浅著称的类型一加工的显著特点。人们倾向于寻找显而易见的表面信息,而不愿意对已有的信息进行加工推论,进而得出更全面准确的信息。人们往往根据已知信息给出最简单的(错误)推理,而不愿进行稍复杂但能得出正确答案的析取推理。

虽然和解释稍有出入,“Lucy”正是一个简单信息对复杂思考的替代品。人们不愿用稍复杂但正确(进程二)思考后的答案来称呼客人,却选择用熟悉的母语名字代替陌生的外语名字。

最终,餐厅失去了客人“Lucy”……

研究表明,在被告知需要进行“完全析取推理”时,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。也就是说,如果我坚持不许叫Lucy,反复强调自己的名字,也许这位菲律宾姑娘能记住我那复杂的中文名字发音。但我大脑的“认知吝啬鬼”没有多思考就接受了这个结果,以将有限的认知资源留给同去的老板和同事……

接下来都是假设:

斯坦诺维奇在第六章的“属性替换:认知吝啬鬼的惯用伎俩”中这样解释属性替换:

人们常常会犯的一个严重错误是违反支配关系原则。支配关系是决策理论中的一个专业术语。  如果一个事件的结果集合包含另一个事件的所有结果,两者之间即支配关系。当人们对较小结果集合的估值或概率高于较大结果集合时,就违反了支配关系原则。

如果我这样说: 你可以叫我Yulian 或者Lucy,如果你叫我Yulian,我以后可能会来。反之一定不会再来。

在这个假设中:

  1. Yulian包含了来&不来两个结果
  2. Lucy只包含不来。

以上两者是支配关系。如果服务员依然依赖熟悉的大脑思考路径叫我Lucy,她就违反了支配关系原则。

但这种情况,无异于对人们说:醒醒,用脑袋仔细想想该怎么说话。通常在如此明确的提示下,绝大多数人都会进行完全析取推理。

但很可能之后我们俩的脑袋都不够用来应付更重要的事情和人了。

Changelog
20171221 读“认知吝啬鬼”后草成 按“单一变量原则”修改语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