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谈情绪--真相、理解、接纳

谈谈情绪--真相、理解、接纳

2018, Jul 09    

养孩子过程中学习科学方法,在我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而家人也许觉得我矫枉过正,也许觉得科学离生活太远,既不参与也不支持。于是矛盾产生。

孩子一哭,紧张的母亲立刻进入“戒备状态”,或者吼叫“别哭”,或者忙不迭哄停,也或者毫无反应。无论哪种,都失去了了解后并化解情绪的机会,于是不断重演。
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
想起这句诗,有点奇妙的感受。情痴者,胸中块垒。未被了解、接纳的情绪,便成有形之物,需更多的哀愁下酒浇灌,越长越大。

所以才会有借酒浇愁愁更愁。

男人女人孩子,首先是人。是人就会有情绪,正面的、负面的、消极的、积极的。数百万年演化之路塑造了“关注危机”的基因,那是因为数百万年前我们必须对事关生死的消息敏感。今天已经不用每天担心生存了,基因却保留在身体里。

偏爱欢乐,厌恶感伤的态度再自然不过,我们只是想活下来。

煽情容易、指责容易、打一架更容易。越不了解真相越容易。

接纳很难。为什么要接纳,接纳后便消弭于无形了。无形了就是散了。不接纳,就会积累、变形、反噬。

如何接纳就更难。硬接不行,硬接就是绑架,让双方会产生更多的消极情绪,让情况愈演愈烈。

为什么要了解真相?因为“站在别人的立场上”说起来容易,但说话的人还是一种“我不接纳你的想法”的态度,不接纳就会产生更多对抗。只有了解真相,才能自然而然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。

真相是什么?在面对很小的小朋友时,真相很简单。也许是掉落的冰淇淋带来的伤心,也许是妈妈离开带来的不安,也许是做不到造成的挫败感。

在成人世界,真相要复杂的多。家暴背后的真相,施暴者也许从小就被虐待,因此对社会绝望,对人类情感绝望;成功背后的真相,也许不是成绩而是心流带来的满足感和自信心;强拆背后也许是市政改革的难处和被误解后的豁出去;违法征地的背后,是地方政府财政困难,市政服务难以为继的艰辛……

成人大多对真相没有兴趣,只想发出声音。然而没有真相,就没人理解声音,没人理解,就更愤怒、更激烈的表达。

所有这些都是情绪,它们从未被抖落出历史,也未被倾听过。成人只听自己想听的,不允许对方表达想表达的。面对孩子这样的弱者,呼哧足以。面对和自己一样的成人,否定足以。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权力,谩骂足以。

成人别人的立场亦存在,才有可能迈着自己的脚站上去;只有了解别人也有鞋,才有可能把自己的脚套进去。

真相永远无法了解全部,只能无限接近。
真相发生的时候,我们永远只是其中一部分。身为部分就无法看清全貌,只能努力拼凑猜想。很难,因为尚有自己的情绪要安抚,还要理性寻找片片拼图。

那么先了解自己的感受,它作为“真相”的一部分存在着,是允许的。抵抗,只是又增加了真相的复杂度而已。
“我的情绪”消解了,再去寻找其他拼图时就轻松些。因为降低了真实的复杂性。每了解一个人的想法,真相就完整一块,没接纳一个人的情绪,拼图就变简单一些。

我每每用这样的方法面对孩子,发现他的苦恼再小也是真实的,自然就能共情,就能让他安静下来。就算做不到理解他不能让他平静,我也试着发现自己。自己的挫败感,在人群中的慌乱,熬夜的疲惫,它们都真实生存存在着,只等我发脾气就跳将出来抱成一团控制我。观察到它们的存在,我只是叹口气走开,只是觉察已经让它们缩回跃跃欲试的触角,回到幽微的情绪洞穴里。

我的疲惫、慌乱、挫败感真实存在,我也不想否认它们存在。此刻我做不到理解孩子,只能如此,只是如此。

然后至少孩子的哭泣不再让我失控了。

成为妈妈后,我学会感激妈妈,她不如“别人家的妈妈”那样能干精明有远见,但她从来没有不允许我哭泣。
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,也会这样庆幸。


Changelog

20180710 Cre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