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德国叫救护车

在德国叫救护车

2018, Mar 07    

周日(04 March 2018),2岁8个月的小朋友高烧40度突发高温惊厥,惊厥停止后伴有尖锐的喉音呼啸,我们稍作考虑叫了救护车。

德国的紧急电话是112,电话接通后首先询问详细地址(where)、人员(who)、最后是情形(what)。 救护车赶到前,准备好医疗保险卡,穿着橘色制服的急救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抱着检测仪器很快赶到,镇定地询问了发病情况,检查了瞳孔,建议父母中一个人跟车陪孩子立刻去医院。

他们的有条不紊让惊慌的家长放心不少。孩子爸爸让我跟车走,他随后开车来医院汇合。我抱起孩子按指引上了救护车。一位司机和工作人员坐在驾驶室内,另一位急救医生配病人和家属坐在车厢。救护车内部是密闭空间,驾驶室和车厢几乎完全隔开,只有一人宽小门可通过。一张窄小的床放在车厢中间偏左,我把孩子放在床上,医生帮他系好安全带。安全带和儿童座椅类似,分别穿过腿和胳膊后固定在身体中间。刚刚经过抽搐、高温和父母慌乱的孩子一直在大哭,医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绒布小狗放在孩子手里安抚他。

安置好病人,医生在床头前方的座位坐定。我坐在床侧座位上,方便安抚照看。至此车厢里再没有多余位置,剩下的空间大概够一两人移动,方便抢救重症病人。还有一些固定住的器械或吊在车顶,或立在车尾。

车跑的很平稳,遇到红灯和等待,司机会拉响几秒警笛通过。德国法律规定遇到急救车所有车辆必须避让,司机在镜子里看到,或者远远听到救护车的警笛,就会早早把车让在路边等待救护车通过后再行驶。以前我总是坐在车里等待救护车,第一次坐在救护车里,心里真的很感激让路的司机们。

一路轻轻摇晃着,孩子疲惫的慢慢睡着了。医生坐在我对面,一张夹着Checklist写字板放在膝头开始询问、记录。

问题包括:

  • 具体住址、邮编。
  • 病人的全名、生日。
  • 发病情况、之前的病史。 ……

一一回答完,我有点抱歉地说:这是第三次发生高温惊厥,我们已经有一定经验。本来不打算叫救护车,但是抽搐结束后发出的尖锐呼啸的喉音是第一次,很吓人。所以……

医生制服的胸口右侧挂着名牌,上面是他的名字和职位。他很温和的笑笑说:没关系,你们做的很对。高温惊厥后一定要去检查,因此叫救护车去医院是目前最好的选择。惊厥后会非常累,孩子会随着车子的晃动睡一会儿。不用担心,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。

我看着他名牌上的“NOTARTZT”(急救医生)这个名称,心里满是踏实和感激。这样善解人意的话语立刻安抚了我慌张的情绪。

一路畅通无阻一秒未停到达医院,救护车停在急救专用通道前。因为孩子已经停止抽搐状态稳定,我解开安全带,抱着孩子下了车。跟随医生穿过急救通道来到一间诊室。

诊室里的医生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病人,并且显然已经得到通知了解了病人的大概情况。新的环境里孩子又开始哭,我把他轻轻放在病床上安慰着。就和美剧里见过的一样,没有寒暄招呼,随车急救医生简单明了的交代了病人和家属状况。我听见他最后还特别提到,“孩子妈妈不说德语,但英语流利”。

在这种慌乱情形下我的德语真不如英语够用,如此贴心的的细节再次让我心头一暖。来不及道谢和道别,穿着橘色连身制服的急救医生就离开了。

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家长难免慌乱。好在有专业的急救人员,不仅反应迅速、镇定控场,还特别体贴的照顾了病人家属的情绪。感谢所有专业人员尽职尽责的工作,让我们在意外到来时,能相对从容的面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