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生活的种种模式》引言背后的轶事

《我生活的种种模式》引言背后的轶事

2018, Feb 23    

《我生活的种种模式》(Models of my life)这本书,我去亚马逊找到英文版,选择发送样章,将中英文对照读了一章引言,发现一些有意思的地方。

西蒙的引言如散文小品般淡然隽永,读之兴味盎然。其中对犹太人历史的思考和家族追索,又添些许惆怅。从前只知西蒙是美国了不起的学者,读过引言方知其父是德裔犹太人。而这篇正是他和妻子多罗西娅在德国的寻根之旅。

不过译者似乎对德语不太熟悉。

Schwarzwald 更为人熟悉的名字是“黑森林”。是指德国西南部的丘陵地区(对,有款很好吃的蛋糕来自德国,也叫这个名字),书中“黑林山”是专业词典里的译法。

原文中提到Autobahn,是一个德语词,意思是高速公路。引言第二段“我们在高速公路上一路向南”被直接音译为奥托班。

前4页中被多次提到的“莱茵兰(Rheinland)”不是地名而是指莱茵河两岸的地区。

西蒙家乡的翻译亦不妥,Ebersheim被翻译成了“埃伯歇姆”,更符合德语发音的音译为“埃伯斯海姆”。

第7页提到的“犹太人墓地弗里德霍夫”,“弗里德霍夫”是德语“Friedorf”的音译,意思就是墓地。

还好这些无伤大雅。兴之所致,顺手Google了这个地方。附上谷歌地图网址:https://goo.gl/maps/ki173UontJP2

也可以搜索地图&维基百科: Ebersheim,Mainz

在维基百科上,此地长长介绍(可惜没有英语)居然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。近代亦曾被普鲁士、法国以及各方势力多次瓜分。也算饱经风霜。

西蒙还提到两个地方,分别是沃斯泰特Wörrstadt 和帕滕海姆Partenheim,距埃伯斯海姆约20公里,是他母亲家族所在。前者似乎连西蒙都记错了名字,原文中和现在的名字有一个字母之差。(不过当年写法还待求证)。

如果有一天我沿高速公路一路向南,按西蒙昔日足迹去埃伯斯海姆市政厅查阅他祖辈的出生证明,去连绵的葡萄园畅想阿瑟西蒙的童年,去犹太人墓地沉思……不要怀疑,那正是我以这样的方式向智者致敬。

“隐藏过去的迷雾并不比隐藏未来的迷雾稀薄一点,也没有让人更容易看透一点“,西蒙如此结束引言。 那就怀抱好奇和淡然心情一起走进云雾,和智者一起追溯生活种种模式。

来吧,你我同行。

Changelog
20170730 成稿
20180223 修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