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养的迷思》读书笔记

《教养的迷思》读书笔记

2018, Jan 29    

作者:Judith Rich Harris
英文名:The Nurture Assumption : Why Children Turn Out the Way They Do

本书引起我兴趣的是第五、六章节。这两章节解释了作者的结论“为什么父母的教养方式在养育孩子时作用不大”。

人类及近亲猿类,在生命之初即开始分类。语言是用来分类的工具。几百万年演化而来,分类成了我们的本能。即时我们完全不知道其他类别是什么人,我们被分组的原因……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找出本组与他组的不同,进而找到理由干掉他们。

因为不同组别会争抢食物、领地及交配权。即时别组不会这么做,我们也会找到理由,“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被杀死”来发动战争。

生物会战斗来杀死临近组别,但是不会杀死自己的家人。在组内也有排序和竞争,一旦涉及与他组竞争,我们就会放下组内的矛盾一致对外。我们为了自己所在类别的安全可以杀死他人,也会为本组别的其他成员牺牲。但我们不会杀死本组成员。

用“自私的基因”来解释这个现象,如果在斗争中被杀死,那么个体就是进化中的“不适者”。但是本组的亲人依然保留了基因,基因可以得到延续,死亡和牺牲就是值得的。基因为了保留延续下去,会唆使宿主杀死自己!

再说说分组。很多现代社会规则出现时间不过百年,相比数百万年的进化史,可以说微不足道。科学家无数次试验过,使用随机方法将人们分组,比如抛硬币、对半分等等……但告诉实验被试时是有所谓的理由的。无一例外,一旦被试人员知道自己被分组后,哪怕完全不了解不认识同组人员和他组人员时,也会立刻采取捍卫本组的行为,和别组对立、抢夺资源。

以上,用亨利太费尔的社会认同理论可以完美总结。范畴理论可以作为补充解释。
朱迪哈里斯因此提出,父母的教养并没有太多用处,孩子一旦开始社会化,就会自动改变自己的行为以适应所在群体。(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和同学不一样时,我们是如此的尴尬难受。)

孩子们会在家中用一套方法和父母相处,在社会化生活中用另一套方法,以免自己成为不合群的人。不合群的同组成员会被区别对待,甚至被暴力打击。珍妮古道尔在观察黑猩猩行为时,就发现,一只患病后行动方式与其他组员不同的黑猩猩,立刻被孤立、捶打。接着另一只雄性黑猩猩拖着大棒要攻击它。而这只患病黑猩猩根本无能为力。

人类和黑猩猩的行为别无二致。我想这个结论也可以完美解释霸凌现象。实在是太容易在儿童群体中发现独特者,以及已经成型的小团体排斥外来者,接下来发生的或轻或重的霸凌现象就顺理成章。

作者并没有给我们结论该如何做。我的理解是:我们要交给孩子的不是如何成为一个好孩子(优秀却不合群、和别人不一样……)而是如何融入团体、面对挫折如何应对、如何顺势而为但不改变自己。

除了社会化生活,我们也有很多时间要自己面对生活种种,面对自己的内心。如何建立强大的内心,如何省力的生活、养成怎样的好习惯和自己相处,才是父母养育的关键吧。

打破单一身份认同,多帮助孩子建立不同的身份认同。

阳老师给出了一个解释,非常好的解决了单一认同的问题。
如果人类只能依赖群体定义自己的行为想法,那么父母就试着给儿童尽可能多的不同群体。让他们对自己的身份定位多元化。不是由“精英家庭”“好学生家庭”“某某高档小区家庭”来定义,而是激发内在动机,认识自己是一个“有趣的人”“幽默的人”“最会做菜的人”“最会做手工的人”等等。
这样孩子的不同身份认同,就能在单一身份遭到挫折时,帮助抵御心灵的伤害,将单一身份认同的失落化解在不同的身份认同里,重新找到动力和信心。
单一身份认同的孩子,很容易在挫折中崩溃,心灵所依赖的身份遭到挑战,彻底破碎。就会产生绝望进而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Changelog
20180129 cre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