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着西西弗斯的脚印前行

沿着西西弗斯的脚印前行

2017, Nov 25    

易北河横贯汉堡,沙滩这种城市里的稀罕物,汉堡市民习以为常。带小家伙去玩沙,大自然是最好的博物馆。河南岸是空客公司,有一条轮渡路线专门往返。在渡轮停靠站点,有片小小的沙滩。早上来的时候,河水尚未涨潮,黑色碎石深深浅浅,小家伙喜欢捡起来一块块的往水里扔。他的臂力比从前大,不再只是往上抛,还能往前/下扔。        

傍晚,月亮如勾挂在天空,潮水淹没了石头浅滩,只剩高处沙地。

我们仔细寻找,这是小狗的脚印,3个肉垫圆呼呼;这是大狗的脚印,4个尖爪子深深印在沙里。这是鸭子的脚印,浅浅浮在沙面的脚蹼形状清晰;这是宝宝的脚印,短短浅浅的脚掌;这是妈妈的脚印,一步一个深坑。    

一只橙黄小小南瓜灯笼一样孤零零飘在水里,我捞起来,和小家伙一起玩滚南瓜,扔草堆的游戏,咯咯的笑声一直盘旋在这片沙滩上空。直到走出轮渡的乘客在栈桥上都成了黑色剪影,我们才兴尽而归。    

即使下雨–这是汉堡冬天日常–小朋友也宁愿冒雨玩耍。雨细像丝绒,雨大像帘幕,连成一片,远处集装箱码头模糊在帘幕无重数里。我们装备齐全,在雨里奔跑。一艘轮渡经过,我们还会拼命挥手和看不清男女的乘客打招呼。友善的乘客,一直用力跟我们挥手,直到看不见才作罢    

集装箱大船经过,数百上千只集装箱堆在一起,河水猛的涌上岸。站在这样的大船前,我不禁想,黄河巨龙这样的恐龙就这么长这么大吧?而我小的像浅滩上被河水磨圆的小石头。

孩子不管这些,他挑挑拣拣冲上岸的水生灌木树枝,捡起最长的一根拖着跑。跑到河边,啪的甩进河里高喊:妈妈,钓鱼!
我大笑:哈哈,你是姜太公啊,直钩钓鱼愿者上钩!

大笑在0度气温和连绵雨水里让人振奋,忍不住想高歌想唱诵:“宝贝–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来鸿对去雁,宿鸟对鸣虫……”

娃娃奶声奶气地接了几句不理我,追着潮水跑进河里,又被涌上岸的潮水吓的连连后退叫妈妈。

我顿了顿,又在风雨里唱起了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吼出“看天地悠悠,踏破万里河山,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……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!”

小山一样的集装箱船缓缓将黑色石头浅滩抛在身后,歌声像一支响箭,穿透风雨,穿过云层,落在河对岸的沙滩……这样的歌词才适合这北国天地。    

天将黑时,金色夕阳会把乌云撕开一道口子,天蓝的够做全套大革命时的法国军装,晚霞振臂呼唤火烧云起义,犹如《自由引导人民》画中的半裸女战士。

在生活这条看似无尽的崎岖山路上,我们沿着西西弗斯的脚印,行行重行行。再大的风雨也不能叫我停止歌唱。    

Changelog
20171125 清晨5点 汉堡
20171206 修改比喻。